子夜剧院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林辛言宗景灏 > 第1068章,你在心疼我

第1068章,你在心疼我(1 / 1)

“哎呀真是,这不是好事吗,怎么弄得像是审犯人一样。”

苏湛打岔,还瞅了宗景灏一眼,像颂恩条件这么好的,不容易找,再给人家吓跑了。

“来来坐。”

苏湛热情的不得了。

颂恩礼貌的点了一下头,说,“谢谢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以后说不定就成一家人了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”

苏湛碰了一下秦雅,小声说,“去倒水。”

“你去倒。”

秦雅坐着没动,淡淡的撇他一眼。

苏湛砸砸嘴,“我去就我去。”

反正他都习惯被秦雅这样对待了。

要是她对自己温柔似水,他或许才会不习惯。

他去倒了两杯水过来,看到颂恩和宗言曦还站着呢,将水放到了桌子上,“怎么不坐?”

说完他好像意识到是因为什么,转头去看宗景灏,笑了笑,“你就答应吧,你和颂恩不是邻居吗,以后你也能天天看到女儿,不好啊?”

宗景灏冷冷的瞟他一眼,苏湛闭嘴,坐回沙发上,小声嘀咕了一声,“不识好人心。”

他这么热情还不是不想宗言曦错过了颂恩。

被苏湛这么一打岔,宗景灏想要说的话,感觉没那么好说出口了,摆了摆手,“你们都坐下吧。”

“爸。”

宗言曦主动坐到宗景灏身边,挽住他的手臂,“你是答应了我们了吗?”

林辛言也将目光投向了丈夫。

宗景灏拍了拍女儿的手背,纵容心中不舍,可她终归是大了,是要成家的,自己也不能陪伴她一辈子,一个人了了一生也是凄凉。

若是能寻得良人,爱护她一声,也了了他的心愿。

“你不说话这是默许了吗?”

一直没说话的林辛言开了口。

宗景灏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。

“这是好事儿。”

苏湛激动的说,好像是他儿子要结婚似的。

晚上宗言晨从庄子衿的房间里出来之后,和颂恩一起出去了。

因为工作的关系,宗言晨对颂恩不熟,只见过两次面。

知道妹妹和他的事情之后,也没说什么。

“把我叫出来,是有话和我说吗?”

颂恩问。

宗言晨说找个地方坐下说。

他们来到江边。

夜晚江面吹着微微的轻风,江面波光粼粼,被两岸的霓虹搅的江水五彩缤纷。

宗言晨双臂随意的搭在栏杆上,高大的身躯微微弯着,望着远处的江面,回忆着过去,“小时候我们感情还是很好的,只是后来长大了,我去了部队,她也谈起了恋爱,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亲密无间。”

“这几年,我不怎么在家,家里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。”

“嗯。”

颂恩立在他身侧,两人都是军人出身,身高体魄旗鼓相当,都是英姿飒爽。

即便不穿制服,也比普通人有气势。

“你喜欢小蕊什么?”

忽然宗言晨转头,看着颂恩问。

颂恩不是很白的那种肤色,也不黑,有点接近国内人的肤色,他眉毛十分浓密,眼眸深邃,五官立体,十分刚毅的男人,此刻脸上却因为想到宗言曦,柔和许多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真要他说出喜欢宗言曦那个地方,他还真说不出来。

“或许,只是一种感情,摸不到,看不见,但是就让你喜欢,没有理由。”

“这样吗?”

宗言晨挑了挑眉。

“怎么?

你没谈过恋爱吗?

没喜欢过女孩子?”

颂恩明显是不可思议的口吻。

宗言晨抬起眼皮,眸色犀利,“怎么,感觉你看不起我一样?”

“没有,你这个年纪没喜欢过异性,肯定是不正常……”“你才不正常。”

别看小时候宗言晨白白净净,嫩的像是小奶狗,当了兵之后,历练的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威武的气息。

即便此刻不在部队,但是来自军人的气节和骨气,却刻在骨子里。

“听说你的军衔不低,要不要和我切磋切磋,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能力保护我妹妹?”

两人对视,不仅是单单两个男人的较量,还有,各自代表的军队。

这上升到两个国家军人的素质和能力。

两人谁都不想输。

同时出手了。

两个身材挺拔的大男人,在江边的草坪上打了起来。

两人身手旗鼓相当。

一个小时之后,两人大汗淋漓躺在草坪上。

颂恩要显得难受许多。

他背上还有伤。

即便此刻被草皮上的叶尖扎到伤处,也没出声,连眉头也没皱一下。

对于一个合格的军人来说,这点小伤不算什么。

“以后要对我妹妹好,不然,我会对不不客气。”

宗言晨望着天空。

颂恩动了动唇,嘴角被宗言晨一拳砸的淤青了。

他笑,“我知道了。”

晚饭颂恩实在别墅吃的,但是住在酒店里。

毕竟他和宗言曦还没正式结婚,只是确定关系,是不可能住在一起的。

和宗言晨分开,他就回了酒店。

宗言曦在房间里等着他回来呢。

一进门颂恩就看见了她,没想到她会在,下意识的挡了一下脸上的伤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“你背上的伤还没好彻底,药在我哪里,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宗言曦走过来,拿开他的手,看到他嘴角的淤青,皱眉,“你——这怎么弄得?”她伸手想要触碰,又怕给他弄疼了,皱着眉,“你和别人打架了?”

颂恩走进来嗯了一声。

“你还是小孩子吗?”

宗言曦又生气,又有些心疼,弄了冰包在毛巾里给他冰敷。

“被什么打的,都淤青了。”

她一边给他冰敷一边问。

颂恩回答说,“拳头。”

宗言曦,“……”冰敷好,又给他上药,这一看才发现他背上有些结痂的地方,又挣开了,她没好气,“你自己有伤不知道?

还和小孩一样打架?”

颂恩听着她的数落,并不生气,反而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很好看,他趴在床上,“我故意的,不然,我怎么能看到你心疼我。”

“谁心疼你了?”

宗言曦给他上药的动作故意重了一些,弄疼了他,颂恩嘶了一声,翻身起来,结实的臂弯一勾,就将宗言曦拥入怀里,对着她的嘴唇,就吻了下来。

他不似平时那般温和,吻的很深。

宗言曦没有动弹,任由颂恩湿润炽热的唇瓣紧紧压迫,更深的纠缠。

她的身子渐渐变软,看着那张靠的很近的脸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汗气夹杂了药水味,感受着他呼吸。

嗡嗡——颂恩的手机振动起来。

宗言曦回神,推了推他,“唔——你的手机,响-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少女病 神豪的疯狂捕鱼系统 重塑旧时光 重生之经济天下 大导演从拍大片开始 桃源仙村 狂医下山 王牌战鹰 代号龙王 黑道邪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