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迅雷之势(1 / 1)

“fu……”房间里传来男人的怒骂声,还有叽里咕噜的当地语言。好像是因为分配不均,导致他们之间出现了分歧。

听到他们在叫那两个女人趴好的时候,峒流就知道了自己能够安全的靠近他们房子了。那些家伙的注意力,被屋子里面的淫笑所吸引。猫着腰潜入到小房子后面,想要摸清楚这些家伙一共有多少个人。

这条阴暗的小道上,堆满了从房间里面扔出来的垃圾。使用过的白色饭盒和各种塑料包装袋,犹如屠杀过后的屠宰场,到处都是泼洒出来的剩饭剩菜,经过自然的分解,变成了绿,红,黑各种各种颜色的烂浆糊,颜色狰狞醒目。

峒流不知道这几个家伙是如何在这种臭味飘荡的房间里生活下去的,更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怎样做到对着这些垃圾在房间里淫乐……

“用力,快点帮我推一下……”一个恶汉气喘吁吁,极力的咆哮着。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条犁铧,把下面的土地耕耘到烂。峒流强忍着恶臭,趴在外面的窗户上听这几个家伙的叫喊声。

“我就知道你不行,非要和我下赌注。不行就下去,换一个能行的家伙上来和我比,再怎么用力去帮你推,不中用就是不中用,还是白费。”这群恶棍,正在相互比较谁能够坚持得更久……

峒流有些理解不了这些垃圾,玩弄这种没有半点意义的事情是为了什么。透过窗户上的破洞,峒流把一只眼睛放在那儿观察里面的景象。

房间里一共站着七八个人,两个女人并排躺着,两个男人涨红着脸向前冲刺……被他们压在身体下的女人,正是刚才在那儿清洗身体。

两个女人相互对视一眼,似乎也在相互比较,看谁能够更快让这两个男人缴械投降。女人发出咯咯咯的笑声,看着这几个家伙为了比较而斗嘴,像是你在看戏一样。不管两个男人再怎样用力,再怎样胀红脖子,她们的喉咙里都没有发出一丝丝的颤音。

房间里一共两个女人,还有五个男人。通过观察,这些家伙都跃跃欲试,想要让那两个正在比较的家伙快速结束,把自己换上去。

空旷的厂地上,枯黄的野草和阳光照射在化学储物罐上带来的热浪,让这些家伙没有人愿意出去走动。峒流见时机正好,一个箭步窜向那个热闹的小屋子里面。

一个家伙可能是憋尿憋急了,裤子都不穿好就往门外走。峒流感觉闪身躲在大门后面,等男人走出来后把门关上。峒流拔出腰间的匕首,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,另外一只握着匕首的手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一抹。

“噗嗤”滚烫的鲜血从伤口喷射而出,为了防止这个家伙发出声音引起房间里面的那些家伙注意,峒流抱住这个家伙的脑袋往下面摁。滚烫的血液沿着峒流的手臂流下,在肘关节处滴落。“咳咳……”喉咙缺少氧气的家伙,正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寒冷的空气,沿着喉咙处的伤口往里面灌入,没有经过鼻腔喉咙的温暖,这些空气灌入这个家伙的肺里,一点点的剥离他的生命力。

冰冷的空气将这个憋尿憋急了的家伙带走,确定这个家伙不再挣扎,峒流才放开双手,把这个逐渐扔却的尸体靠在墙面上。

在男人身上把血液擦拭干净,峒流握紧手上的匕首,把手枪握在手里。

峒流一把推开大门,这几个家伙还以为是刚才出去撒尿的家伙,也没有太多去注意。步枪被他们靠在床沿上,峒流握紧匕首割断最靠近大门的一个家伙的喉咙。

正在床上猛烈输出的家伙,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家伙已经被人割断喉咙。旁边率先反应过来,抓起手边的酒瓶子就要往峒流的脑袋上砸去。

“砰”一声手枪枪响,手里拿着啤酒瓶子的男人蒙的一震,随后一个啤酒瓶子掉落在地上。两个在女人身上的家伙被这么一惊吓,当场一声闷哼,整个人身体极速抽搐。

两个女人也叫出了声音,刺耳的声音震得耳膜生疼。峒流一个枪托砸晕已经飚射的家伙,另外一个家伙来不及拔出去摸床底下的步枪,就被峒流扼住后颈直接把他提起来。

峒流一个发力,把这个家伙从****的女人身上提起,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仔一样。躺在床上的女人,从天堂瞬间掉入进地狱,瞳孔放大,刚要发出刺耳的尖叫声。

被砸晕的家伙一把压在女人身上,吓得那个身上喷洒着香水的女人在床上左右挣扎。“别乱动,小心子弹打穿你们的脑袋。”峒流把手枪架在其中一个女人的脑袋上,被峒流拎起来的家伙一只挣扎着,想要从这个家伙手里挣脱出来。

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抓起一个啤酒瓶子,猛的往墙上磕掉瓶底,锋利的玻璃茬就像是很多把匕首一样,对着峒流的脖子刺来。

这种典型的流氓式打架方式,光是把瓶底砸碎,就能够震慑住普通人。但是他还不知道,自己面对的敌人,曾经可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。正面对上一个杀戮兵器,一台被东南亚打造出来,经历过血肉厮杀的战场逃回来的人形杀戮兵器。

这个家伙用着以前百试不爽的招式,习惯性的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村民,极大的滋生了他们嚣张跋扈的气焰,让他们有了莫名的自信。

峒流右手一抬,用枪膛对准这个家伙的手关节猛的砸下。“啊”男人惨叫一声,被磕掉瓶底的玻璃瓶子应声掉落在地板上,摔成一滩玻璃碎渣。

“你要是真的不怕死,我就拧断你的脖子。”峒流左手扼住男人的脖子,把他摁在墙面上。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家伙,他的右手弯曲得很厉害,刚才的猛烈一击,把他的肘关节打到错位。

男人的表情狰狞,一只手捂住手关节,眼睛里的怒火恨不得把峒流生吞活剥了。

“告诉我,那个黑人胖子在那个地方。”峒流的手枪抵住男人的脑门,黑色的枪口在他脑门上印出一个圆形凹坑。

最新小说: 签到从青云开始 大秦老祖:开局让始皇攻略三国 玄幻:我至尊武神,横扫诸天! 我好像毁灭过世界 无限幻界之每次一个新角色 逆月魔帝 我的怪奇游戏物语 诸天翻书人 儒道神尊 斗罗:开局被迫拐走千仞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