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夜剧院小说 > 玄幻魔法 > 求生之绝命荒岛 > 第80章 拙劣的演技

第80章 拙劣的演技(1 / 1)

峒流平复自己的呼吸,将准心对准正站立着抽雪茄的家伙。他身上的肌肉壮实,把短袖撑实。他正在驾驶这一艘游艇,将他干倒以后能够为峒流争取更多时间。

“砰”当白色游艇正对着峒流时,他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。巴雷特m82a1射出的子弹击碎游艇的玻璃,将驾驶游艇的家伙一枪射穿心脏。

迸溅的鲜血彪飞在玻璃上,快速推进的游艇突然一个蒙的拐弯,游艇直接来了一个快速的甩尾。

第一发子弹射出,身穿绿色马甲的狙击手,拿起武器突然纵身一跃,峒流看见他跳入水中。其余三个家伙被猛的拐弯的游艇先是一愣,随后也拿着m16自动步枪跳入水里。

峒流第一枪逼停对方的效果很好,在身穿绿色马甲的家伙刚跃出身体,就被另外一声细微的枪声击中。身体腾空而起的狙击手,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的子弹打碎了后脑勺。

一米七多的身体拍在水面上,鲜红色的血液和河水相互混合。绿色马甲的家伙被一枪击中后脑勺,直挺挺的倒在水面上。

三个拿着m16自动步枪的家伙,没有了刚才的那种闲适和放松。他们跳船后迅速下潜,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狙击手手里的亡魂。

峒流拉动枪栓,把穿甲弹装入枪膛里。发动机熄火的游艇在水面上的速度快速下降,总算能够瞄准上面的金属无线电通讯天线。“砰”六百米的距离一枪击中天线底端较粗的位置。

整根天线就像是超负荷运转一样,突然猛的跳起,崩碎成五六节掉入水中。峒流这一发穿甲弹直接击碎了天线和方向盘附近的设备,钨芯穿甲弹的威力惊人,足够击穿两厘米厚的钢板,更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金属装置。

触电般碎成几节的天线沉入水底,连同着那三个拿着m16自动步枪的家伙。他们很难用一口气潜水游回岸边,失去人为操控的游艇已经停靠在岸边。

峒流拉过放在身边的l115a3狙击步枪,用这把精读更高的武器瞄准河道。三个弃游艇逃生的枪手肯定会浮出水面更换氧气,在没有任何掩体的河道里浮出水面,无异于在黑夜里点亮一盏灯,告诉对方狙击手快来狙杀自己。

峒流现在就像是等待出水的气球,这三个家伙不可能能从这种流速中依靠一口氧气游回岸边。更何况他们根本不敢在水面上游动,毕竟谁也不愿意成为下一个被狙杀的对象。

峒流现在就像一个守株待兔的老农夫,在树桩面前静静等待兔子自己撞到上面去。只要把水面守住,这三个落水的家伙一个都跑不了。

峒流也不可能让他们活着离开这片原始岛屿,他们的离开会让母船得到相关信息。那么峒流之前掌握的地形优势将荡然无存,甚至还会变成劣势的一方。

“乖乖出来换气”峒流嘴巴低声念叨,大概过去了三十个呼吸,突然水面上传出一阵水纹。一个脑袋面朝上方露出,他自以为很聪明的把鼻子放出水面。

他在水底瘪得难受,浮上来以后就用这个昂头姿势呼吸。这个家伙还是比较有头脑的,知道不弄出动静引起狙击手的注意。他任由着自己的身体在水里飘荡,他知道自己早晚可以漂到安全位置。

另外两个家伙就更愚蠢了,拿着m16自动步枪疯狂的划水,他们两个恨不得当场化身成为一条金枪鱼,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片被狙击手诅咒的区域。

可能是因为害怕的缘故,两个人分开往两个方向划水逃命,他们两个人的动作幅度太大,随便一眼就能看到他的位置。

“砰”又是一发炙热的子弹射出,将手脚并用的家伙一枪毙命。至于另外一个家伙,来不及再次潜入水底,就被峒流的子弹击碎脊骨,然后彻底沉入水底。

五个船员瞬间减少到一个,那个家伙比其他几个人要聪明不少。他依靠着浮出水面的鼻子,悄悄划到河岸边上。

他并没有轻举妄动,而是以缓慢的速度靠近熄火的游艇。他想要趁机爬到游艇后面,然后再想办法离开这片被狙击手诅咒的地方。

在峒流这些佣兵的行业里,有一些专门术语。比如说遇上了围点打援的情况叫做半命堵命,遇到了被狙击手架死的位置叫做狙击手的诅咒……

峒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自以为很聪明的家伙,他正一点一点的靠近已经熄火的游艇。想必在这个时候,他的内心肯定是对自己精彩的反狙击能力而赞叹不已。

峒流捡去掉落在地上的肉干,塞进嘴巴里慢慢咀嚼。拿着m16的家伙正在沾沾自喜,为自己成功逃命而感到格外激动。殊不知,现在的他,就像是灯光下马戏团表演的小丑,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。

一只手慢慢摸到白色游艇,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,继续向峒流表演他的能力。一只拙劣演技的马戏团小丑,再怎样的卖力表演,最多还是一个小丑。

身穿短袖的家伙很开心,正要爬上白色游艇想要在狙击手的眼皮子底下溜走。当他露出脑袋后,拿着自动步枪往子弹射来的大致方向瞄准。

当他看见一个已经站立起来的狙击手正拿着狙击步枪瞄准他时,想必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第一时间凝固。他可能想不明白,自己这般冷静的处理方式,还是没有躲过对方狙击手亡命的诅咒。

“fa……”峒流通过狙击镜看见那个家伙的口型,知道这个家伙肯定在为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而懊悔。“砰”峒流扣下扳机,对于这种在公海上作恶多端的家伙,无须向他们表达自己的怜悯。

再多的虚假怜悯都是对生命的亵渎,就好比一个政客跟你描述自己上任后应该如何作为一般,也可以看做是一个资本家跟你讲述他曾经做过的慈善事业一样。

一枪干碎那个家伙的脑袋以后,峒流对他竖起一根中指。“你这种拙劣的演技,在幼儿园都不能换来他们的一阵掌上。”

峒流对着灵溪大致所在的地方挥了挥手,示意灵溪注意观察周围情况。峒流需要下去把搁浅熄火的游艇转移,这对于流落荒岛的他和灵溪来说,可是不可多得的交通工具。

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半,爬上树干后检查远处的河道,并没有看见另外两艘白色游艇的迹象。他们应该去另外一个方向搜查军火船了,短时间应该赶不过来。

敌人一旦通过无线电,发现没有办法与这一只小队取得联系,就会派遣另外两艘白色游艇前来检查。这也会成为峒流和灵溪的下一个目标。

最新小说: 诸天翻书人 斗罗:开局召唤晓组织 我的怪奇游戏物语 签到从青云开始 斗罗:开局被迫拐走千仞雪! 逆月魔帝 大秦老祖:开局让始皇攻略三国 儒道神尊 无限幻界之每次一个新角色 我好像毁灭过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