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夜剧院小说 > 玄幻魔法 > 求生之绝命荒岛 > 第49章 被困河道的大船

第49章 被困河道的大船(1 / 1)

将钢板撬开后,里面露出一个楼梯,沿着这个楼梯往下走,有一个设计出来的小夹层。

“灵溪,你在这里看管这个家伙,我下去看一下。”峒流习惯性的喊出灵溪的名字。当峒流喊出灵溪的名字时,顿时空气都凝固住了。

汉吉先是一愣,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。他想起了这个名字代表的含义,也知道这个名字对应的女人有多么的恐怖。

他瘫倒在船舱里面,请求峒流和灵溪放过他的性命。他一直嘟囔着没有听到任何声音,也不会向任何人说起今天的事情。

灵溪白了峒流一眼,原本她的身份就应该保密,免得被人看清楚长相。平常在执行任务期间都是佩戴着面纱,提防被国际刑警组织抓拍到真面目。

看过她真面目的人并不多,就连十大猎头族杀手都没有几人见过。要不是峒流和灵溪两人来自同一国度,再加上这些年的相处,恐怕峒流也没有资格看灵溪的正脸。

峒流略微有些尴尬的看着灵溪,转身爬进里面。在这个夹层里看见了两箱钻石珠宝和一**袋的化学品。

这个狭小空间里面的味道有点浓厚,让人感觉特别不适。峒流钻出这个夹层,对着灵溪点了点头。

“没办法,你既然已经看过我的面孔,那么你自己选择一个方法吧。”灵溪看着面前这个面如死灰的船长,嫌弃的用脚尖踢了踢。

他哀求着灵溪放过他一条性命,他愿意将这两箱财富全部交给他们两人。

“你的全部财富都在这里吗?”峒流故意装作不知道实际情况的询问到。

“对,对,全部都在这儿了,我全部给你们,包括里面的…都给你们。希望你们能留我一命……”汉吉一边祈求,一边对着灵溪一阵磕头。

灵溪对峒流使了个眼色,示意峒流将这个家伙除去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灵溪必须时刻警惕自己被人抓住把柄,并且还要担心个人信息被国际组织掌握。

灵溪的身份不同于佣兵,雇佣兵在某些国家是合法的,比如说外籍军团和xe黑水。有些国家承认雇佣兵的合法地位,所以雇佣兵的身份并不容易被引渡。

但是猎头族的身份就不一样了,这些杀手组织并不被认可,一旦暴露,很难逃脱追查……

峒流带着这个已经瘫软的家伙,原本他有可能活下来,但是他还在欺骗自己。荒岛上的那些财富早已经被峒流和灵溪掌握,而他却跟峒流说财富全部在船夹层里。

他的打算峒流已经猜透了,就是想要在逃离峒流和灵溪他们俩人的掌控后,再次回来取走这些巨额财富。拥有这些财富的他,很有可能会聘请某个猎头族前来追杀峒流和灵溪。

拿回他自己的巨额财富后,很难保证这个家伙会因此而善罢甘休,放任这个不确定因素离开,对峒流和灵溪而言百害无一利。

将这个祸害别人的恶棍装回笼子里,任由他各种哀嚎,峒流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。当峒流摁下升降机的按钮后,这个家伙将被众多鲨鱼分食殆尽。

处理完这些事情后,峒流和灵溪合计将这艘货船开离这片海域。厨房里面的食物足够峒流和灵溪进行远距离航行,带着这些饱受摧残的女人回到她们自己的国家。

当峒流正打算收起船锚时,发现任由他加大马力都没有办法将船锚收起。看着斜拉入水的货船峒流发动船只想要脱离这片海域,沿着斜拉方向开船,就是没有办法将船锚收起。

这个船锚很可能挂在河道中间的树根或者裂隙里面了,不管峒流如何操纵这艘军火船,都没有办法将它开离这片急流。

可能是因为涨水的缘故,这艘大船的锚链拉得太紧。只有等水量下降后,才可以把船开出来。

灵溪指挥那些人帮忙清理整艘军火船,告诉这些女人以后会送她们回家。

这些人饱受恶棍的迫害,不知道这些人身上有没有携带病菌。灵溪让她们全部去甲板上冲洗身体,同时交给她们一个铁皮水桶。

谁也不知道这些人在这段时间里有没有感染病菌,更何况这么多杂七杂八的家伙在她们身上发泄。一旦有人感染了某种病菌,恐怕其他人也难逃被感染。

灵溪让她们去把自己身体洗干净,避免这些病菌在船舱里滋生。峒流和灵溪在船舱里做准备,提防着不知何时才会到来的敌人。

灵溪提议趁这段时间,他们两个人可以将一些物资军火运到荒岛上,等到敌人到来时,掌握武器弹药的峒流和灵溪就掌握了主动权。

灵溪在那群女人中挑选几个身体强壮的,让她们负责煮饭和照顾其他身体虚弱的女人。同时还跟她们约法三章,不允许她们私自下船,不允许一个人独自待在私密房间,不允许下第二层军火库触碰武器弹药。

灵溪不确定这里面有没有恶棍的同伙,但是恶棍被收拾完了,想必就算是有同伙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出来闹事了。

当天峒流把船夹层里面的化学品拿出来,这种祸害不知道要怎么处理。如果有强酸或者强碱的话,峒流就可以把这些晶体黄金全部销毁。

把这些东西倾倒在河里又不行,免得让这片海域的动物大量死亡,还容易影响自己的身体。

这近百斤的化学品摆放在船里,让人不禁有些担心。上一次登船就看见了那些人在吸食,这种祸害对峒流和灵溪来说都是深恶痛绝的存在。

船上的肉类储存并不多了,这二十来号人的开销巨大,峒流需要考虑帮她们寻找一些食物回来。

当天晚上,灵溪睡在军火库外面,防止有人趁夜偷取武器弹药。峒流自己则怀抱武器睡在舱门处,保护这艘船的安全。

第二天天亮,那群女人就起来准备食物了,峒流和灵溪吃过早饭。峒流让灵溪在甲板上狙杀远处猎物,自己撑皮划艇过去将食物捡回。

雨后的岛屿上,动物活动得非常活跃,在距离大船几十米远,正有一只水獭正在拍击水面。

峒流划着皮划艇往那边靠去,灵溪趁机扣动扳机,将一只戏水的水獭一枪干倒。被击中要害的水獭在水里扑腾几下,然后便随着流水往下流。

峒流用抄鱼的网兜将它抄起,免得过多的血液把鲨鱼引来。灵溪将目光放到岛屿上,一寸寸的搜索食物。

“砰”一只树袋熊从树上掉落,重重的砸在泥地上。灵溪猎杀了这只雄性树袋熊,还有一只抱着幼崽的树袋熊被灵溪放过了。

灵溪的枪法很精准,将天空中好几只飞鸟击中,但是峒流只来得及捡回五只飞鸟,其余的飞鸟一落入河里就被水里的动物一口吞食了。

最新小说: 我的怪奇游戏物语 斗罗:开局被迫拐走千仞雪! 逆月魔帝 签到从青云开始 斗罗:开局召唤晓组织 大秦老祖:开局让始皇攻略三国 我好像毁灭过世界 儒道神尊 无限幻界之每次一个新角色 诸天翻书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