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身体不适(1 / 1)

消音的柯尔特手枪带着了他的生命,却没有净化他作恶多端的灵魂。将这片岛屿清理一番,将未爆炸的手雷和地雷安全收回。

至于这些横七竖八的家伙,就留在这片岛屿上肥沃土地,也算是肥沃了被地雷爆炸后损伤的岛屿。

当峒流收拾好东西离去,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会吸引附近食肉动物,也许第二天这些动物就会将这些身体分解……

将掩盖树丛里的背包和狙击步枪背好,手握l115a3狙击步枪回到原来的狙击位点。灵溪那片区域半天没有动静,甚至是整片岛屿都是静谧无声。

这反常的状况让峒流不由得担心灵溪的安全,先前和敌人战斗时听见这边有过枪声……峒流仔细观察了周围容易隐匿狙击手的位置,并没有发现异常。

峒流特意绕道前往灵溪的狙击点,万一自己被人盯梢了也不会影响到灵溪。

“嘘……”峒流隔着一段距离伪装成鸟鸣,这是他和灵溪约定好的见面方式。灵溪所在的位置并没有任何回应,这让峒流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。

扒开灵溪布置的狙击阵地,只看见几颗来不及捡走的子弹壳。一般来说狙击手都会尽可能捡走自己的子弹,免得被别人发现你的身份和武器。

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才会留下这些容易被辨别身份的子弹壳。灵溪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危险,才会留下这么多的子弹壳。

峒流将这些子弹壳揣在兜里,然后沿途将它们碾入泥土里或者将他们弹进灌木丛中。灵溪背着生活物资和装备离开了这儿,大概率已经离开了这片岛屿。当然不排除她现在还躲在什么地方,用狙击镜观察峒流的行为。

峒流沿着崖壁往下攀爬,天色也逐渐变暗,黑暗将峒流这个大块头淹没在荒岛上。峒流非常担心生活在这片岛屿的野生动物,它们很可能会趁夜色袭击这个浑身血腥味的动物。

至于对方的狙击手就不需要太过于担心,白天的损失让他们不敢大意。要是再损失十来个人,他们这批军火交易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趁着天黑和水汽弥漫,峒流爬回海岸线上往和灵溪约定好的地方跑去。空气中弥漫的水汽将峒流头发打湿,水珠沿着发丝滴进脖子里,丝丝清凉感让他精神大振。

“呜~”峒流爬到树枝上假装动物鸣叫,让灵溪知道峒流要靠近他们,免得他对我发动攻击。

“咕~”远处传会令一阵暗号,峒流听到声音以后,背着武器往声音方向摸去。

“灵溪,你狙杀了多少人。”

“十一个”灵溪坐在树底下咀嚼着事物,顺手扔给峒流一包装袋食物。峒流接过一看,是完整包装袋的巧克力。

“我在他们身上搜到了不少好东西,还有一点洋酒。”灵溪有点小得意,手里摇了摇装满液体的瓶子。

灵溪打着小灯,仔细的翻找着多出来的包裹。看样子灵溪应该是拔除了一个隐匿的狙击手。那个倒霉家伙应该是船上排出在岛上蹲点的,结果运气不好遇到了灵溪。

“看样子好东西不少。嘿”峒流打开包装袋,将巧克力放进嘴巴里。这是峒流渴望的能量,也是急需的物资。

峒流和灵溪一前一后回到了他们俩原来生活的山洞,在这里他们并不敢随意生火。借助微弱的灯光翻找他们需要的生活物资。

这个家伙的准备还挺齐全,看样子打算待在岛屿上生活几天的。灵溪将背包里的饼干,巧克力和牛肉都倒在地上。两小瓶子洋酒确实不错,峒流他们打算将它藏好,以后用来消毒。

灵溪对她得来的食物很开心,蹲坐在一旁开心的吃着各种小零食。时不时吧唧嘴巴,嘴里嘟嘟囔囔的。

灵溪拆开一包零食,一股浓浓的肉香味瞬间弥漫整个山洞。峒流原本正在装填弹匣,闻到这个味道后也抬起头。这是香肠的香味,远比他们之前吃的熏肉要香得多。

灵溪咬下一半自己吃,剩下的一半留给峒流。她牙痕还留在上面,峒流在衣服上擦了擦手,接过灵溪手里的香肠。

这种令人怀念的味道,让峒流想起了在佣兵营里的生活。当时他还是个战斗力很强的一个人,在营地里往往需要自己分配食物。

里面的解决办法也很简单,全凭自己的实力去换取一切,食物……教官会把食物一起发放,然后要吃什么完全靠自己去抢。

佣兵营的规矩就是在不动用枪械和刀具的情况下,士兵可以随意搏斗来换取别人的尊敬。

当时的峒流一连踹飞好几个大块头,还有一个家伙就很倒霉,被峒流打成了脑震荡后,被教官带去后山处理了。

峒流用拳头换来了优先选择食物的权利,往往他会选择一些肉类食物,比如牛肉,香肠等食物。峒流掌握了大量肉类食物,所以和峒流一个小队的家伙们都受到了恩惠……

峒流仔细的品尝着这为数不多的香肠,同时不忘调侃那个倒霉的家伙。

灵溪吃饱喝足拍了拍手,问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些家伙。他们的船已经转移到峒流设置狙击阵地的里面,他们的军火船停在一处外凸的悬崖下面。

灵溪给峒流描述他们航船的位置,同时推测到和其他人军火交易的位置应该在外围岛屿。如果峒流想要船逃离这片土地,那么这些家伙就不能放任他们等待交易对象到来。

这一次损失巨大的走私船恐怕不会再次登岛,这将会给峒流他们的行动造成很大的影响。如何趁他们力量薄弱的时候将他们一口吃下,这个问题正好需要和灵溪好好探讨。

灵溪懒得想那么多,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后,只换了一身干燥的内衣就睡觉了。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而不让人担心,毕竟对她而言,短期内待在这儿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
灵溪躺在干草上睡得很快,今天的厮杀让她感到些许困意,再加上前一天晚上也没睡多久。这不刚躺下不久,就陷入轻度睡眠中。

峒流外出上了个厕所后,回到山洞也躺下来睡着了。后半夜的风雨声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动物的鸣叫声。灵溪下半夜和往常一样起来,似乎她的身体有些不适。

灵溪的状态不对劲,让峒流有些担心她的身体状况。天刚亮峒流就起床了,看见了灵溪正侧躺在干草上,活跃的生理气息让我瞬间明白了。

最新小说: 诸天翻书人 大秦老祖:开局让始皇攻略三国 我的怪奇游戏物语 签到从青云开始 玄幻:我至尊武神,横扫诸天! 斗罗:开局被迫拐走千仞雪! 逆月魔帝 我好像毁灭过世界 无限幻界之每次一个新角色 儒道神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