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夜剧院小说 > 玄幻魔法 > 师姐,请自重啊 > 第119章 名震缥缈仙宗(上)

第119章 名震缥缈仙宗(上)(1 / 1)

“刚才忘记跟叶师弟说了,你运转灵力至衣襟处的这颗晶石看看……”

司仪弟子笑着说道。

“好!”

叶飞轩尝试运转灵力,刹那间,便感觉到身上的云白仙袍,随着他的步伐迈出,逐渐改变造型,质感极其出色。

刹那那件,长袍依旧是云白色,但造型却更加古朴庄重,泛着淡淡的荧光,一瞬间叶飞轩的气质再次拔高一个档次。

有仙宗之主的气质与风范。

“……”

杨不凡与陈长生彻底呆滞住了。

‘血气+20’

……

‘血气+15’

‘极品女修士,修为持续暴涨中,灵动境:27220/100000’

苏晴雪看了眼叶飞轩,心神险些失守,连忙高冷地撇过头去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赵月瑶似乎并不在意他人的目光,直勾勾地看着叶飞轩的背影。

望着那出尘非凡,庄重高雅的伟岸背影,萝莉脸上似是有情窦初开的样子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主峰上热闹非凡,仙宗修士们三五成群,议论纷纷。

长老与长老们在一个圈子,高谈阔论,谈笑风生。

各峰之主也在数落各自门下的亲传弟子,谦虚中带着精致的凡尔赛。

这……是一场凡尔赛大典。

而各峰亲传弟子也借助这次封赏大典的机会,大家彼此聚在一起。

讲述下山的一些除魔卫道的历练之事。

同时也有不少男亲传弟子,借助机会向其他峰的女亲传弟子,表达倾慕之意。

女亲传弟子也有些心动。

缥缈仙宗结成道侣的人不在少数,也会诞下子嗣。

像仙宗的那些年轻长老,诸如甄媚这种,其父生前便是峰主兼任长老。

而在其父为宗门捐躯之后,这个峰主与长老的位置便落在她的身上。

而那些核心弟子与外门弟子,则是在为谁谁谁功法厉害而吵得面红耳赤。

各种羞辱跟矛盾爆发。
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

有弟子被人镇压后,一脸的不敢之色,发出源自灵魂深处的呐喊。

“我要这天遮不住我的眼,我要这地再也埋不了我的心……”

有弟子苦修后打败了曾经欺辱过他的师兄,单手指天,发出这般誓言。

不少长辈与核心弟子也被这些动静吸引,他们点评这些后生的天赋,满脸笑容。

这才是一个仙宗后生该有的样子。

朝气。

热血。

有干劲!

……

“掌教亲传叶飞轩到!”

便在这时,司礼殿负责唱礼的弟子,见师兄将叶飞轩与陈长生请过来后,便高声唱道。

声音洪亮,瞬间响彻整个主峰广场。

原本有些喧闹的人群,顿时安静了下来,他们的目光在广场上巡视,想要目睹叶飞轩的身影。

这其中……有许多弟子并没有近距离看到过叶飞轩。

只知道叶飞轩是掌教的关门弟子。

但此次封赏大典,共有数万名弟子聚集,密密麻麻,一时间根本难以找到叶飞轩的声音。

“在那!”

有弟子目力惊人,直接将目光落在了从主峰偏殿走出来的几道身影。

那里有一个身穿云白礼袍,浑身沐浴在荧光下的男子,他白衣洁净,如琼枝一树,在栽种仙山绿水之间,尽得天地精华。

又似那昆仑美玉,落于东南一隅,散发着淡淡华彩。

那双如水墨画的眸子,更是如星河灿烂般璀璨迷人,一切一切的词汇都难以描述出他此刻的气质与容颜。

若是当世有仙人。

那么叶飞轩便可称得上是仙……飘飘然若仙人兮!

静!

数万双目光齐齐落在叶飞轩身上,无人开口说话,呼吸都屏住。

似乎是怕惊扰到这个坠落凡尘的谪仙。

怕他乘风归去……

‘好紧张,这比读书时参加校园歌手大赛还紧张十倍百倍……’

叶飞轩内心紧张,但越紧张,他此刻反而越是放松了下来。

他面带微笑,在司仪弟子的带领下前行。

“大师兄,不对啊,你刚才有听到司仪叫我的名字吗?”

陈长生看向杨不凡,不太确定司礼殿的弟子,有没有说……掌教亲传陈长生到。

“……”

杨不凡没有说话,因为他根本没听到陈长生说什么,此刻他拳头攥紧,死死地咬着压根。

他心中震撼无比。

原来……还可以这么装哔!

“大师兄?大师兄?”陈长生喊道。

“我听到了!”

杨不凡点头道。

“那就好!”陈长生长吁了口气,他就觉得奇怪嘛,那司礼殿弟子唱了叶飞轩的名字,怎么可能没唱他的名字?

原来是自己没听到。

毕竟大师兄杨不凡都听到了。

陈长生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昂首挺胸跟在叶飞轩后面,成了一朵……陪衬的枯叶!

‘???’

杨不凡微蹙了蹙眉头,显然没搞懂陈长生什么意思,什么那就好?

自己耳朵又没聋,当然听的到陈长生喊他了。

苏晴雪环视广场,那数万人的目光汇聚而来,哪怕是她,也难以稳定心绪。

然而走在前方的那道身影,却是气定神闲,仿佛天生高贵优雅。

“叶师弟,待会你就站在那个位置听封,然后随便说下你的想法,修炼的初衷这种……最后就是说一些激励宗门弟子的话!”

司仪弟子笑着说道。

‘我有轻微地社交恐惧症,我不会发表……’

叶飞轩听到司仪弟子的话后,内心猛地一紧,他其实是个比较内向的人。

如果提前准备腹稿,那肯定没问题,这临时让他发表……这也不会吧!

完了完了!

现在哔格越高,待会摔的就越惨,这可是当着几万人发表感想。

要命的啊!

“不说可以吗?”叶飞轩微笑道。

“必须要的!否则封赏大典的意义就不存在了,没事的,叶师弟就随便说说也好,反正他们只看你的脸……呃!嘿嘿……”

那司仪弟子干笑了两声,随后便不再说话。

‘看我的脸?怎么能这样?我叶飞轩可不靠脸得到封赏的,我是靠实力……容我想想怎么发言!’

叶飞轩被刺激到了。

他要为自己正名!

我不是小鲜肉,我是实力派!

叶飞轩随后看向司仪弟子所指的方向,那是悬浮在不远处的一座石台。

离地不高。

“怎么才一个?”

叶飞轩狐疑地看向司仪弟子,这很不对劲,封赏的明明是他跟陈长生师兄。

这两个人挤一个,不太合适吧?

“掌教跟我们殿主是这样制定的,陈师兄虽然也在封赏名单内,但……确实没有安排他这些!”

司仪弟子说道。

他只是负责执行司礼殿安排下来的任务,其他的一切并不知情。

‘可能老丈人只想让二师兄低调点吧!’叶飞轩如此想到。

陈长生看着悬浮的石台,有些激动,他知道待会他就要跟小师弟站在上面。

享受数万人的瞩目。

而陈长生,绝代天骄!

……

“掌教到!”

“太上长老到!”

与此同时,司礼殿殿主亲自高声唱到,众人的注意力也从叶飞轩落在了玉玑子与太上长老身上。

“拜见掌教!”

“拜见太上长老!”

恢弘嘹亮的声音响彻整个缥缈仙宗,震散霞光,光芒直射在从天而降在主峰广场上的玉玑子与太上长老。

而后霞光聚拢,衬托出了他们无比伟岸的身姿。

玉玑子仙风道骨,衣袂飘飘,也有几分中年老仙的既视感,而那太上长老更显神秘。

她脚不沾地,身上涌动灵韵波动,明明站在那里,但却没人能够看穿她的长相。

甚至身材都是模糊的。

‘太上长老……’

叶飞轩对太上长老极为好奇,他试图展开水灵视界,但……就在视界即将靠近太上长老的瞬间。

顿时……眼睛便有种灼烧的感觉,好在叶飞轩警觉性极高,立马收回目光。

‘跟扶摇城的说书人一样,她的境界应该跟那说书人一样,比老丈人高不少……’

叶飞轩如此想到,以玉玑子掌教身份来算的话,太上长老的实力恐怕是宗门天花板的存在。

很强!

太上长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目光看向叶飞轩,那一刹那……叶飞轩有种浑身被看透的感觉。

就好像……自己的果体都完美呈现在她的眼中。

叶飞轩脸都红了。

当!

主峰道钟敲响。

“封赏大典,现在开始!”司礼殿殿主的声音,随后响彻整个主峰。

呜呜~

号角声起!

“叶师弟,快去石台!”司仪弟子连忙提醒叶飞轩。

“好!”

一袭云白仙袍的叶飞轩,朝着红地毯走向那悬浮在广场上的石台。

“小师弟等等我!”

陈长生见叶飞轩直接走了,连忙追了上去,但才走两步,那司仪弟子连忙拉出他,道:“陈师兄,你干什么?这是封赏大典,你怎么能擅闯?”

“???”

陈长生当时都懵了,指了指叶飞轩,再指了指自己,道:“我,陈长生,跟小师弟一起酿造出的琼浆玉露!”

“师弟知道,只是掌教跟殿主确定下来的流程,陈师兄在此地听封就好,今天的封赏大典,是为叶师弟准备的!”

司仪弟子正色道。

嗡!

陈长生脑瓜子当时便嗡的一声,感觉天旋地转了起来。

“二师弟!”

杨不凡见陈长生好似要昏迷,吓了一跳,连忙拉住他,劝道:“没听司仪师弟说吗?师父这是不想让你太过招摇,若是人人都知道是你跟叶师弟酿造出的琼浆玉露,你哪里还有时间修炼?师父的良苦用心,你要用心揣摩!”

“是……是这样吗?”

陈长生愣了一下,听起来好像是有点道理。

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啊!

ps:先更后润……

最新小说: 变成人鱼该如何是好 关于我成为灭魂师之后 吞天剑帝 成为病娇大佬的白月光 妖孽小道士 混沌天帝 法师无惧炮火 暴君必须死 变强从县令开始 求生之绝命荒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