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夜剧院小说 > 玄幻魔法 > 师姐,请自重啊 > 第61章 叶飞轩出手

第61章 叶飞轩出手(1 / 1)

“大婶为什么要告诉你?告诉你去祸害我家小姐?”

大婶没好气地瞪了眼叶飞轩,道:“赶快吃,然后回你自己家去!”

‘我回不去了,如今吾心安处是吾家……’

叶飞轩心想种花家是回不去了,曾无数次修炼醒来,都觉得这个世界才是梦。

而这次借用沧澜江水势施展沧浪剑诀后,脑袋几乎炸裂,都没能回去……他便知道这辈子都回不去了。

只能安心当个中州第一剑仙了。

圆脸大婶见叶飞轩沉默不语,神色黯淡,以为触及到了叶飞轩的伤心事,态度便缓和了许多,轻声道:“家很远么?”

“恩,很远!”

叶飞轩点了点头,缥缈仙宗确实很远。

“要是暂时没地方去的话……大婶给你找个住的地方?”

圆脸大婶善心又开始泛滥。

“谢谢大婶,我先自己找找,那个……我能见见云月姑娘吗?”

叶飞轩真诚地看着大婶。

眼眸清澈如春水,神色真诚不做作,这样的人能有啥坏心眼……大婶放下戒心,道:“小姐她还在豆坊,你若想见,大婶便带你去!”

豆坊?

‘豆腐坊?豆腐西施?她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修仙强者?’

叶飞轩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也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莫非是失忆的修仙者?

‘必须去看看……’

叶飞轩越发好奇了起来,看向圆脸大婶道:“婶儿,豆坊离这里远吗?”

婶儿?

这小子说话突然怎么就好听了起来?

大婶倒也没什么心机,道:“就在宅子胡同外面,临近大街……这些天我也没回自个家,陪着小姐住在豆坊,免得那些不开眼的糙汉子,欺负小姐!”

说到糙汉子的时候,圆脸大婶更是咬牙切齿。

‘住在外面多危险,晚上跟我睡一张床,中间画条线不就行了……我保证不去河道,也不越二塔,稳住不浪!’

滑稽.jpg

叶飞轩觉得在世俗当中,只有大婶这样的人才不会吃亏……别人唯恐避之不及。

但也容易……被骗。

听不得好话,夸两句就能就掏心掏肺了,这一点跟二师兄陈长生有点像。

“那婶儿待会带我去看看,也好当面感谢云月姑娘,说不定还能帮上点忙!”

叶飞轩面露微笑,他都好几天没提升修为了,这不得趁着帮忙的时候,多薅点修为?

“你还会磨豆腐?”圆脸大婶惊讶道。

‘我不会磨,但我会摸豆腐……’叶飞轩点了点头道:“小时候家里也做过!”

上辈子他们家御厨后人,又住在乡下,怎么可能不会做豆腐?

“好,好,那你赶紧吃!”

圆脸大婶看向叶飞轩,神色又柔和了许多,心想做豆腐的都是好看的娃,跟小姐还真般配。

叶飞轩急着见云月……呸,急着提升修为,几口便将饭菜汤搞定,将大婶看得好笑又好心疼。

这得是饿死鬼投胎吧?

“婶儿,我们去帮忙吧!”

……

小宅子外面是一条长胡同,毕竟也是内城人,胡同内的一排房子大同小异。

胡同外面则是一街的商铺,跟前世某些古城旅游景区,没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云月姑娘的豆坊,就在胡同外的路口拐角处,生意异常火爆。

一个长相惊艳美丽的姑娘,什么生意不火爆?

就像那些青楼搞什么活动,或者来了一批新茶妓子,哪怕长相一般的,那也是井井有条……

云月姑娘毕竟是女流之辈,每天豆腐做的并不多,通常豆坊开门没多久就卖光了。

倒是豆浆豆花有不少余货。

豆坊外的四五张桌子上,挤满了人。

那些客人点碗豆花,眼睛冒着绿光地看向云月姑娘,豆花没喝上几口,自己的口水倒是喝了个饱。

叶飞轩跟在圆脸大婶身后,看到了身穿素衣,脸上戴着白色丝巾的云月姑娘。

她正在忙碌着,时不时会抬起手背,擦去额头渗出的汗水,戴着丝巾看不清她的脸。

但露在外面的眼睛,便已经有摄人心魄的魔力。

‘豆坊不是新开的,她任何事也都没有动用灵力,跟普通人没有区别……她应该并不是针对我!’

叶飞轩边走便分析,心想这个修为堪比甄阿姨的云月姑娘,的确不是冲着他来的。

哎!

为什么有种淡淡的忧伤,冲着他来多好?

“这些糙汉子又不肯走,看我不拧断他们的耳根子……”

圆脸大婶看着一群油光滑腻的汉子,一碗豆花都不冒热气了,还赖着不早,挽起袖子便气呼呼地冲了过去。

“凶婆娘来了,快走快走……”

呼啦!

几个赖在位置上不走的汉子,看着圆脸大婶冲过去,连忙丢下碎银子就跑开。

“婶儿!”

云月擦去额头的汗水,面露苦笑,叫了声婶儿,美眸下意识地看向远处胡同,神色略有些惊讶。

叶飞轩微微抬手,打了个招呼。

云月微微颔首,有着少女的矜持,便继续进豆坊忙活了起来。

“都让开!”

“净道堂办案,闲杂人等散开!”

就在这时,几道颇具威严的声音在街道上响起,一个净道堂白衣使,带着六个黑衣使走了过来。

他们腰间别着长刀,为首的白衣使却是背着一柄灵剑。

所到之处,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,眼中浮现惧意,纷纷低头,并让出一条道来。

哪怕面对糙汉子都敢折耳根的圆脸大婶,看着这七个身形瘦高的青年,也不由地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。

净道堂是扶摇城最高的执法机构,这些人都是仙师。

他们来自遥远的缥缈仙宗,是仙宗在世俗的代言人,传说中他们能够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。

同样他们也是世俗的守护者,一些城内衙门解决不了的怪事,便由他们负责处理。

“恩?”

叶飞轩刚想过去,但这时却停下了脚步。

‘这些人的态度……有点不符合净道堂弟子的作风,他们办案?跟红莲教有关?’

叶飞轩心中惊疑,打算静观其变,顺便暗中观察下这些净道堂弟子如何办案的。

微服私访既视感……

“师兄,你看那豆坊里……”

一个腰间别着长刀的黑衣使,上前小声地在白衣使说道,指了指豆坊内的云月。

他们途径豆坊,看到了豆坊内的云月姑娘。

哒!

白衣使停下脚步,顺着黑衣使所指的方向,一眼便看到了戴着面纱的云月。

白衣使神色惊艳,眼眸中划过一道精光,念头一动,便转身朝着豆坊内走去。

“大人……”

圆脸大婶笑着迎了上去。

“滚!”

一个黑衣使淡漠地瞪了眼圆脸大婶,气机一震,大婶整个人便蹬蹬倒退了数步。

叶飞轩眉头紧蹙,走到大婶身后,伸手拖住大婶,目光看向那几个黑衣使。

随后几个净道堂弟子进入豆坊内。

那背负着灵剑的白衣使,上下打量着云月,皱眉道:“本使正在南城巡查,调查疑似红莲教妖人,本使怀疑你与红莲教脱不了干系,跟我们走一趟……”

‘南城这种边城街区,还有这种美人……’白衣使心中惊讶。

云月脸色苍白道:“小女子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?”

她有些害怕。

“不知道没关系,到时候自会有办法让你开口!”

白衣使伸手就要摘下云月脸上的面纱,嘴角勾起细微的弧度。

其他黑衣使面露笑容。

身为净道堂弟子,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仙师,执掌者这些世俗人的性命,说他们有罪便有罪。

一切他们说了算。

‘果然任何时候,都会有这种蛀虫存在……净道堂弟子应该是除魔卫道,而不是利用身份做这种强抢掳掠的事情……’

叶飞轩握了握拳,神色阴沉,就算云月跟大婶没有救过他,哪怕是其他普通人,他碰到这样事也绝对会管。

何况他还是净道堂紫衣使。

手底下出了这样兵,打的是他的脸啊!

“怎么办,他们是净道堂仙师大人……天杀的,为什么他们会盯上我们?我跟小姐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……行善积德的事也没少做!”

圆脸大婶急的眼睛都红了,连连跺脚。

“婶儿,没事的!”

叶飞轩开口安慰道,一步踏出,右手掌心对着豆坊外的几桶水,念头一动!

刹那间,桶里的水尽数浮空,凝聚成七柄透明的水剑,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圆脸婶儿一脸呆滞地看着叶飞轩,眼眸中满是震撼之色。

她跟小姐救的是个什么人?

咻!

咻!

……

几乎在水剑凝聚出的刹那,七柄水剑便在叶飞轩的掌控下,携带着一股锋芒之意,破空激射向那七个净道堂弟子。

“有危险!”

“躲开!”

“……”

七个净道堂弟子的注意力全部在云月身上,此时察觉到身后波动,一个个浑身汗毛倒竖。

连忙运转灵力护体,刚想避开。

噗!

噗!

七柄水剑已抢先一步洞穿了他们的胸口,鲜血狂飙,一个个神色迅速萎靡了下去。

他们伤势虽然吓人,但其实并不致命,只是暂时失去行动力。

“敌袭!”

咻!

反应过来的净道堂弟子,连忙在令牌中灌输气机,有光华冲天而去,随后如烟花般炸开。

这是净道堂弟子的求援信号,凡是在周围的净道堂弟子,看到光华后,都会赶来支援。

面纱被那白衣使摘下的云月,略有些呆滞的看着叶飞轩,就那么静静地站着……

她似乎明白,为什么此前叶飞轩不让她靠近了。

凡夫俗子,哪能染指仙师?

最新小说: 变成人鱼该如何是好 成为病娇大佬的白月光 暴君必须死 求生之绝命荒岛 混沌天帝 法师无惧炮火 变强从县令开始 吞天剑帝 关于我成为灭魂师之后 妖孽小道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