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1章 修炼(1 / 1)

“小子你很大的胆子啊。”丑汉说道。

“胆子不是很大,只是看你很丑,很不爽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你敢骂我丑。”顿时丑汉怒了,他最恨有人说他丑,以前说他丑的全部被他杀了。

“骂了又咋地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敢耍老子,杀!”丑汉说道。

丑汉拿起巨剑冲向周安,周安巍然不动,冷笑的看着他过来。

冲到了周安面前,拿起巨剑带着凶猛的威势,向着周安斩去。

周安伸出一个手指,向着巨剑的剑刃就是一点,点中了剑刃,顿时剑刃不动了,停在周安头顶的上空。

然后周安伸出手指一弹,只见巨剑寸寸的断裂,变成了无数碎片,掉到了地上。

同时另一只手一伸,直接把丑汉的脖子给掐住了,然后把丑汉的整个人举到了空中,然后狠狠的向着下面一砸,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。

丑汉却好似没有事般,立刻起来向着远处逃去。

这个丑汉一点也不像是剑武者,反正像是体武者,不过然也不会砸到地上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。

周安瞬间出现在丑汉的面前,单手向着脖子一抓,把丑汉抓到了手中,然后咔嚓一声,直接脖子给捏断了。

然后周安手中显现黑色的火焰,把尸体烧成了黑色的灰烬。

弱鸡!!

周安不屑的说道,像丑汉这种嚣张的人,能活到现在真是他的运气。

而旁边的妇女都看呆了,这么强大的丑男,在这里无敌的丑男,就这样死了。

然后妇女看向周安,现在在妇女眼里,周安好似是无上的大魔王,充满了让人恐惧的气息。

“他死了,从以后你们自由了。”周安说道。

周安的这一声,让在妇女眼中散发出恐惧气息的周安,变成了温暖气息的周安,散发着无数着圣光,好似是一名救世主。

然后妇女向着周安跪拜下去,表示自己的崇敬。

在周围那些房屋中,有很多的人都探着头看着,看到了丑汉死了之后,有许多人露出了喜色,这个恶魔终于死了。

周安和妇女再一次起程了,这次周安无论问什么妇女都有问必答,不再是之前那么畏惧的看着周安不说话了。

周安也渐渐的知道这条街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了,这条街全部都是独孤家最底层的人员,等于说被独孤家抛弃了,之所以他们还留在这里就是因为他们还有独孤家的名字,也就是说生是独孤家的人,死是独孤家的鬼。

而他们以什么生活呢,扫山道、扫大街、清理厕所等等这种最低贱的工作,赚不了多少钱,还十分的繁重。

像这样的街在独孤家还有很多,只是因为每条街都间隔太远,所以都互相不怎么接触。

周安还问了她,问她怎么不离开独孤家,在这里穷苦的活着,这个妇人只说了一句话,她姓独孤,这是她的家,已经离不开了。

最终妇人带着周安来到了一个房子面前,说道:“独孤剑就住在这里。”

“谢谢了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那我就忙活我的事情去了。”妇人和周安的相谈,知道周安是好人,所以对周安也自然了很多,然后把话说完后向着远处而去。

而周安面前的这个房屋很是破败,甚至周安还在房顶上看到了一个大洞,周安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看到屋子里有一个人正在里面,一女正擦着桌子,女子大约四十多岁,看起来有些憔悴。

这个女子好似也听到了门响了,看向外面,只见一个男子进来了,女子说道:“请问你是谁,来我家为何。”

“我是独孤剑的朋友,是从外面来独孤家找他的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原来是剑儿的朋友啊,请坐,我给你倒水。”女子说道。

“谢谢了阿姨,不用了,请问独孤剑去哪里了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独孤剑去外面买菜去了,看时间点,应该快来了吧,你先等一下吧。”女子倒了一杯浑浊的水放到了周安的说道。

周安把水杯接了过来,看着水的浑浊,并没有喝,只是放到桌子上。

女子已经看出了周安的身份,穿着小厮的衣服,应该是某个人的奴仆,有人派他而来的,可是周安却说外来的,让女子有些分辩不出男子的身份。

“看你所穿的衣服是独孤家的奴仆衣服吧。”女子的意思就是说周安不像是外来的。

“我的衣服战斗的时候坏了,这是新换的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哦,你是被人逼迫来独孤家的吗。”女子说道。

“算是吧。”周安苦笑一声说道。

女子无奈了,现在他们家还受到压迫,现在又来了一个人,看样子是想要找独孤剑帮忙的,这不是让他们雪上加霜吧。

女子想要拒绝,毕竟现在他们连自己也顾不上,更不要说顾别人了。

正在这时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男子,这个男子二十多岁,下巴处的胡子,胡子拉碴的,腰间挂着一把断剑,左手拿着一个菜篮子,篮子里面放着许多的野菜,从菜上面的土来看,应该是新挖出来的。

独孤剑看到母亲和一个男子坐在那里,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来他们家里坐客。

独孤剑看到这个男子的脸上总感觉很熟悉,好似在哪里见过。

看到独孤剑回来,周安说道:“独孤兄终于又见到你了,不知你可记得小庙的周安否。”

当听到周安的名字的时候,独孤剑以前的记忆浮现出来了,记起了周安:“原来是周兄啊,真是有许多年没有见了吧。”独孤剑看到周安,本来颓废的脸上,露出了欢喜之色,好似表达出了一句话有朋友远方来不易乐呼。

“是啊,至少有六七年没有见过了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现在过的怎么样。”独孤剑把手中的篮子放下说道。

“还好吧,我来找你有两个原因,一是来投奔你了吗,二是来报恩的,报当年你给人剑之恩的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你们谈,我去屋里给你们做晚饭。”女子在这个时候说道,说完后拿起地上的篮子向着内屋走去。

女子知道独孤剑和周安有事要谈,所以不多打扰。

“母亲,需不需要我给你帮忙。”独孤剑说道。

“不用了,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手艺,还是挺不错的,你和你的朋友谈吧。”女子说道。

“好吧。”独孤剑说道:“周兄当年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才把人剑还给你的,你并不用回报。”

“必须给的,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人剑是多么贵重的秘笈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以我现在的处境,你来投奔我是投奔错了。”独孤剑说道。

“不,我听说了你一些,我们再创辉煌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可是我现在已经是一名废人了,别说什么再创辉煌了,连一个平常人都做不了。”独孤剑落寞的说道。

“我有办法把你的伤治好。”周安充满信心的说道。

独孤剑并没有露出什么喜色,反而说道:“我的伤早已经被很多的名医看过了,治不好了。”

“他们治不好,不代表我治不好。”周安说道。

看到周安这么有信心的样子,独孤剑有些心动了,毕竟谁想做一个废人,谁不想恢复,以后再战天下:“我需要准备什么。”

“什么都不要准备,你只要坐在那里,马上就会好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你现在给我治,还一会就好。”怎么听怎么不让人信服呢,独孤剑说道。

这次周安没有说,而是熟练的使用天蚕祈祷技能,向着独孤剑使用而出。

只见在独孤剑的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蚕茧,把独孤剑包裹了起来了。

一刻钟后,半个时辰后,一个时辰后,蚕茧消失了,露出了独孤剑。

周安看到蚕茧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第一次,这也说明了他伤的有多么的重。

独孤剑现在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,果然像周安所说他体内筋脉的裂纹全部都好了,现在他又可以修炼了,只可惜他开窍层次的境界恢复不了了,好吧他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了。

“我要去修炼了,周兄以后你就住在我家了,一会我给你安排一个房间。”独孤剑激动的不能自已,说了一句后,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修炼去了。

“我去,这里是什么地方,怎么是这种味。”正在这时碧波仙子的声音在周安的耳边传来。

“我说你怎么没有事,原来你都用真气屏蔽了,我也屏蔽。”碧波仙子的声音又传来。

而周安在脑海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下。

“这就是独孤傲天家族的所在啊,这下我要好好的看看了,看看曾经的至皇至圣的家族是怎么样的。”碧波仙子说道。

“在当今时代很强大了,但是与你寻个时代应该没法比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你带我出去转转。”碧波仙子满是兴致的说道。

“现在我的身份还没有安排好,等安排好了再带你出去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那以后办好了身份,带我去玩啊。”碧波仙子明白了周安的意思,说道。

“说话算话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小剑啊,怎么不见他的人了,饭都已经做好了。”女子把手中端着一个盘子上,盘子上放着三个黄色的馒头,放到了桌子上说道。

“他的伤刚才我已经治好了,现在急着去修炼去了。”周安说道。

“他能修炼了!!!”女子呆愣着说道。

“是啊。”周安说道。

顿时女子喜极而泣了起来,实在是她可是知道独孤剑为此吃了多少苦,受到了多少屈辱,现在上苍有眼,终于可以修炼了。

哭了一会之后,女子不断的向着周安感激的说着,表达对自己的感谢,而周安则说的意思是这次来独孤家希望他们照顾了,女子很痛快说了以后她的家就是周安的家,怎么照顾云云。

“既然小剑去修炼了,周公子你和我一起吃吧。”女子说道。

“谢谢了。”周安看向桌子上的菜,脸上顿时苦了起来,实在是桌子上的菜太穷了吧,一盘咸菜疙瘩、一个抄的野菜、还有一盘三个黄色的馒头。

周安可以想像独孤家很苦,可是没有想到这么苦,直接伸手一挥在桌子上出现了五个菜,还有一小盆香喷喷的大米饭。

最新小说: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,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: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,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,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?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,从点赞开始! 武侠: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